丹华抱鱼

【多CP】wrong[法医设定](三)

宫卿:

法医让人秃头,想报一个速成班,脑补尸臭让自己呕吐。


知识大部分来自于百度,不合理地方欢迎指出,愿意做专业性指导的可以小窗我。


接下来会慢慢把重点转移到感情上去的。


-------------------------------------------------------------------------------




你永远不知道,这世上的人能够恶到什么程度。


——————————


 


 


 


 


“骨头找到了。”


 


就在洛基和托尼对着一堆肉折腾了一天半,终于把“人”和“人”分开,一堆一堆的堆在桌子上,尽管空调开的冷气十足,都没有阻止它们的腐烂。一走进解剖室就被恶臭熏的头皮发麻,托尼打算这个案子结束再给组里捐个解剖室。


 


 “我今年都不想再吃肉了。”


 


托尼皱眉,尸块分别来源于四个人,一名男性,两名女性,还有一个小孩。看样子像是屠戮了一家,但是就腐烂程度来看,时间不一样。


 


一天杀一人?


 


“其他人傻啊,还等着他来杀。”


 


 “那如果他把人都抓起来呢。”


 


 “市里这么大的失踪案,怎么可能没有动静。”


 


“尸源不是市里呢。”


 


“那你确定身份了?”


 


“我怎么确定,当然是等小丫头那边DNA报告出来。” 


 


托尼和洛基的每日互怼就这样隔着尸块你来我往,其实对于现在这种情况,闭嘴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就算戴上三层口罩也不能完全阻挡住味道。他们尽可能不张嘴的出声,在练出腹语的边缘试探。


 


门被嘭的推开,然后又被关上,托尼放下手中的镊子,摘下手套起身去看。


 


帕克白着一张脸蹲在门口垃圾桶旁边吐了,吐得惊天动地。第一天来可能还没缓过神,今天终于知道受不了了。托尼站在旁边,用眼神关怀着帕克。


 


 “什么事?”


 


“呕,骨头,呕.........找到了.......”


 


骨头的场面就已经够震撼了,史蒂夫就是照顾他是新人不适合看太久这种大场面才让他回来通知托尼他们,结果一推门这个味道刚好激发了刚刚被强压下去的恶心感,一瞬间胃里翻涌怎么都停不住。


 


托尼等帕克吐的差不多才抽了几张纸给他,小孩抬起头的时候眼泪汪汪的,蹲在地上无比可怜。托尼心里叹息了一下,干什么不好非入这行。


 


“在哪?”


 


“还是上次那个地方。”


 


 帕克感觉有点丢人,脸上染上红晕,托尼向他伸出一只手给他借力从地上起来。安慰性的拍拍他的肩“当初山姆当场昏过去了呢,你这不算什么。”


 


  洛基剥下手套,收拾好出去要带的东西,他巴不得赶紧离开这满是尸臭的地方。


 


  劝人学医,天理难容。


 


  劝人学法,天打雷劈。


 


  劝人学法医,天理难容又天打雷劈。


 


  不就是垃圾场么,就当是换种味道换个心情。


 


  托尼的车只能坐两个人,所以帕克被理所当然的留下了,尽管他强烈要求一起去。


 


  “你还有什么能吐的?留在这。”


 


   “等我们消息。”


 


  洛基拎着东西,看着还新鲜的新人,把他送到了娜塔莎那边。安慰他过段时间就能被磨炼到对着尸体吃两碗饭了,帕克脑补了一下那个场面不由得又捂住了嘴。


 


  骨头发现的现场更让人惊骇,就那么随意的散落在垃圾堆上,胫骨和股骨这种比较坚硬的骨头更是直接插在了垃圾堆里,形成一个“X”型。


 


  “这个疯子。”


 


  鲜少有人问津的垃圾场现在看起来像是地狱的某一层,就是恶魔也不过如此,


 


  四条原本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人采割,甚至是尸体还要遭受如此的对待。在场所有人都有些心凉,你永远不知道这世上的人可以恶到什么程度。就算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面对这些,也不免心寒。


 


 


 


“带回去吧。”


 


洛基闭了闭眼,胸口起伏有些剧烈。索尔有意无意的往洛基前面跨了半步挡住他的视线,被后者推开,这个时候挡什么挡。


 


“我没那么脆弱。”


 


自从开始入这行,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面对各种死法的尸体,要学会冷漠。不过是几根骨头,和教学用的骨头架子能差到哪去。骨头找到了更要庆幸,因为这样就更好确定尸源,有更多的线索寻找凶手。


 


既然感觉心寒,就更要加快速度把凶手找出来。


 


现场勘察一如既往的毫无收获,这么个什么都有的垃圾堆,有价值的痕迹实在太少。


 


“等下!”


  


 幻视拉住要抬脚往前走的克林特,指着旁边一块凹下去的地方,那里不管之前丢的是什么,现在已经发黑发灰到什么都辨认不出来了,但是那上面留着一个清晰的脚印。


 


  靠墙的地方,不注意真的不会发现,幻视小心的去把脚印收集起来。脚印前深后浅,并且一头朝着墙,史蒂夫和索尔互看一眼,向外跑去。


 


 这个垃圾场是三面环墙的半包围式,中间堆满了织物和包装,周围落着些死鸟死猫什么的,臭气熏天,蝇虫漫天,是实在多么丧心病狂的人才会去爬墙。幻视和克林特继续寻找着有用的痕迹,而洛基则是对刚刚被处理出来的骨头进行研究,几乎除了头部,身上的部件他们都集齐了。


 


  “讲究人,煮过。”


 


  山姆蹲下来陪洛基一起看,虽然平常他擅长插科打诨,正经起来也能正经一点,骨头明显是被煮过才能和筋肉分离,白花花的。


 


  “煮这么长的骨头,需要一个很大的锅。”


 


  托尼在旁边摸着胡子,这整天不是尸块就是骨头的,让人都要变成素食主义者了。


 


  “嗯。”


 


  洛基低着头,一缕没有被梳起来的黑发落到额前,托尼无数次吐槽过他一个法医干嘛留这么长头发,沾上尸臭多不好洗,万一解剖时蹭到肉,那全是肉渣和油的,吓得旁边化验科的旺达抓紧了自己的头发。


 


  虽然是爬墙而过,但除了幻视发现的那个脚印外其他并没有什么有用价值的线索。露天垃圾场风吹日晒的,十几个小时就足以销毁所有不明显的痕迹。


 


  “先回去吧。”


 


  托尼把手揣进兜里,巡视了一圈之后摇摇头。


 


  也只能这样了,垃圾场的臭气和蚊蝇的声音无一不冲的人头脑发昏,尤其几个资历还不够高的,已经脸色发青了。


 


  回去的路上洛基没有坐托尼的车,而是去和索尔一起,托尼翻了个颇有对“恋爱的酸臭味”的鄙视意味的白眼。


 


  

评论

热度(448)